【作者文集】
【作者资料】
共计6159
 
雪霁
——北松
有人说,三十年前的一天,曾经下了这样一场雪。那天的雪花格外的晶莹,在风中飞旋成一场绝妙的舞蹈。那天还有阳光,温和地挂在天空中,释放着淡淡的成束的光芒······
  
而这又是绝不可能的,晴月有点不可置信的望着川婆婆,婆婆有些着急:“不信你可以去问别人啊,风谷里所有人都是知道的,年轻的孩子们没有见过,但也都是知道的。”
  
婆婆的声音缓慢而清晰,她脸上的皱纹和手中龙头杖上的折痕一样多:“传说,只有当天上的雪神和雪霁神相爱并在一起时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喔唷,这可是受诅咒的啊···”婆婆有些惶恐地看了周围一眼,用手触头做了一个祈祷的姿势,向周围可能存在的神灵求得饶恕,她没有半点不敬的意思。风谷里是有神仙的,这些神穿行在他们的世界里,人们看不到也听不到,但他们却可以知晓人所有的活动,哪怕是心里的。婆婆是懂规矩的人,关于雪神的事她不敢再说下去。
  
而释寒,也就是刚刚婆婆说起的雪神就在她们的不远处,饶有兴趣地听着。她们说:“雪神和雪霁神相爱···”相爱过吗?释寒想要听下去,可是她们再也不说这种禁忌的事了。或许,真的是,相爱过吧······
  
竹屋里传来婴儿的哭声,晴月放下手中的针线,向屋里跑去,她将孩子抱到院中,轻打着节拍。释寒望着那个孩子,孩子也望着他,停止了哭泣,只是眼睁睁地望着他。这样的目光,释寒的心不由得痛起来,是她,是她!
  
他飞快地离开,婴儿的哭声又响起来,他都远远地抛在脑后。他没能阻止她的出世,也不知道季歌让雪霁轮回一世的用意是什么,就像他不明白为什么雪霁竟会对他变得那般冷淡······他像个没用的傻瓜,保护不了她,甚至他都害怕接近她,因为只要靠近她,碰触到她灿烂的脸颊,他就会心痛,很剧烈的疼痛。而且,似乎这样也会伤害到她,似乎她也在拼命克制着那可恨的诅咒所带来的痛苦。
  
在两个月以前她出世的那一天,释寒用尽自己所有的力量在云居城内降了一场大雪,很多人都在雪中倒了下去,可是还是没能阻止她的出世。最终他无力地躺在云层之上,看季歌站在他面前说:“释寒,这些都只是徒劳,你要做的,只是忘记还有重新开始你自己的生活,你铸成的错,我可以宽恕你,似乎我也犯不着为这些人类而去责怪你。但是,天命,你永远也改变不了。”释寒不相信,他是不会相信的。他依然记得那一天,那是很美的一天。美丽的阳光下,有着片片飞扬的雪,如同精灵般美丽动人······
  
  
  
川婆婆看着晴月手中的婴孩,,问:“这孩子可有个名字?”
  
“哦,她出世的那天,云居城降了一场很大很大的雪,而且···她刚出生,雪就停了,所以,叫她雪离。”
  
“可那时是七月份啊!”婆婆提醒着晴月。
  
晴月想起死去的叶飞天,想起那铺天盖地的寒冷中唯一的一丝温暖,不由黯然:“是啊,所以奇怪,或许就是灭世法师所说的天劫吧。”
  
“唔,战雪离,是不错的名字。”婆婆若有所思。
  
“不,只是雪离,没有战,没有。”晴月的语气很急切,只是有那么一个瞬间,她眼里的悲伤多得几乎要溢出来。
  
婆婆眼中并没有惊讶,她温和而慈祥的低着头,摆弄着手中的针线:“我早该知道的···护儿,他没有那么好的福气···但我想,护儿应该得到这样的福气。”
  
晴月抬起头,想要弄清楚这话里的含义,可是婆婆的眼帘垂着,怎么也看不到那眼里想的到底是什么,难道,是想赶她走?不,绝不可以!“我没有别的地方可以逃,也逃不过······”
  
“我没有要赶你走,但这孩子,还是叫做战雪离吧。”婆婆说完,不容晴月再说什么,径自离开。
  
晴月明白婆婆的意思,风谷是不允许一个外人进入的。因为风谷里世代流传的一个训言里,有一条是外人将会给风谷带来灭顶之灾。灭顶之灾,风谷里几位年长的族人打量着晴月,一个柔弱的女人,是不会有什么威胁的,况且,是战护带来的。战护,族人们都放心地点点头,这个天生神力,带领族人躲避了那么多次危险的年轻人,是可以信赖的。风谷的人们都是天性善良又与世无争的,不忍心母女二人流落在外。于是,接纳了她。
  
只是,她是以战护妻子的身份生存的,若是被族人知道并非如此,,或许他们不忍心驱逐她,但总会为难的吧。
  
无人的庭院,晴月的思绪飘到很远,她想起自己用尽生命去爱的那个人,最终却耗尽了她的所有后,以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将她驱赶出来。那个时候,雪离才刚刚出世。枫儿也不过刚刚开始习武,她都没有机会看着他长大了。细细想起来,雪世君也曾给过她煊赫一时的生活,武林盟主的夫人,呵,多荣耀的称呼!只是这无限风光的背后,又含有多少无法言说的无奈,他不信任她,一次又一次的试探,她忍无可忍。这最后一次,竟是抵上了叶飞天的性命。那一刻,她心寒了。
  
最开始的时候,雪世君不过是个无名小辈,而叶飞天却已经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剑客,之所以相互结识并结为兄弟只不过是因了晴月喜欢他。叶飞天极宠这个小师妹,那种深刻到骨子里的情意,她却一直逃避着。她和雪世君的相识,如今想起来,心底里的那丝怅然,是不是后悔了呢?晴月不知道。如今,她什么也没有了,什么地位、钱财,她并不在乎的,可是,叶飞天因此而死了,那个最宠她爱她的大哥因此而死了。她想问,当着他的面问个清楚,为什么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曾给她,为什么都不肯相信她,为什么要不顾结拜的情谊而至叶飞天于死地,为什么竟将她和雪离这孤儿寡母弃于不顾?!
  
只是,晴月不由得苦笑,自己有什么资格去当面质问他呢,现在的自己,只是他追杀的一个亡命之徒罢了,疲于奔命的征途之中,她有什么时间去想这些呢?
  
  
  
云居城内,雪公府。
  
光无夜带着一队人马风尘仆仆地赶到,他的步伐急切,到大厅内,却见雪世君不急不慢的品茶,他心下奇怪,但雪世君一向有自己的思量,他问:“二哥,为什么突然停止寻找嫂嫂?”
  
雪世君回味着茶的味道,当初决定要除掉叶飞天时他也是这样一幅悠然自得的样子:“她自会回来的,或许是十年,或许是二十年。又或许一生都不来见我,如果这期间她不幸死了的话。”
  
光无夜不明白,这个二哥很多时候都让他捉摸不透。
  
雪世君不着急,他有的是时间解释给他听:“已经过去了那么长时间,找不到就不可能再找到了。战护是何等人物,他跟了我三年我都没有摸清他的底细,这次带着晴月逃到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也并不奇怪。”
  
“嫂嫂是那么倔强的一个人,知道大哥已经···恐怕不会再回来吧。”光无夜声音很轻。
  
雪世君嘴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却浸染了一丝苦涩在里面:“晴月可以不为自己,但她的女儿,她是不会丢下不管的。无息樱草她或许是知道的,但最终的解药,却只在我手中。她会回来的,但这段时间会很长,如果她不是这么倔就好了。我会等着,等着她回来···”等着她回来原谅我······也或许,永远都不可能原谅了。
  
“可是···”光无夜还要说什么时,却见雪世君用眼神制止了他。雪世君的目光穿过他,望着他身后,眼神变得柔软、疼惜。光无夜有些诧异,他回过头去——一个小小的、倔强的身影,雪白的绸缎已经变得脏乱,可是,那孩子依旧固执地穿在身上,是雪枫。
  
“枫儿。”雪世君走到他身边,丝毫没有理会雪枫衣服的脏乱,却好似那是极其珍贵的宝物。
  
雪枫的泪,再也抑制不住,掉下来,砸进雪世君宽大的衣襟上:“娘去了哪里,还有妹妹,你们说妹妹出世就让枫儿教她学武功的···”
  
“不准哭,也不准提起你的娘和妹妹。她们被一个叫做战护的人带走了,你要找到这个人,杀了他,你娘她们才会回来。而现在,去把衣服换掉,让乳娘给你做几件新的,以前的那些,统统扔掉!”
  
“那是娘为枫儿做的···”雪枫嗫嚅着。
  
“不准再提你娘!”爹的眼神里是带着愤怒的,“连你也要违抗我么?!”
  
他的语气不容反抗,雪枫一向怕爹爹,小小的他随侍女走出去。身后,雪世君的身影在“武林至尊”四个金字的映衬下渐渐模糊。
  
在别人眼里,像是一夜之间,他像变了一个人。而这样别人所谓的一夜,于他却经历了好久。他尚且年幼,却已经不再会笑,会闹,会撒娇,会躺在地上耍赖皮,会穿洁白胜雪的锦衣了。这些曾经在他七岁的人生里再寻常不过的事,如今已经销声匿迹,再也不会重现。他果然没有再哭过,只是很多个夜晚,他从噩梦中大汗淋漓地醒过来,然后浑身都会颤抖。他记得有一日他看到的那具尸体,尸身已经腐烂,但那身千年白狐做的狐衣,他永远不会看错,那是大伯的。随着年龄的渐渐增长,他有时会听到别人说,大伯违背了爹爹,大伯爱着娘,所以是该死的,甚至死后,都没有为他建一座坟墓。年幼的雪枫蹲下来,开始吐,吐得身体都在抽搐。如果大伯爱着娘,那么娘呢,是不是也像大伯这样,因为违背了爹爹,所以···所以,死在了哪个不知名的山丘。
  
他小心翼翼地生活着,乖巧地听爹爹的每一句话,因为,他害怕哪天若是自己违背了爹爹,是不是也会有这样的一个下场···他在爹吩咐的每一件事上都谨慎地做好,包括让他接受各种各样的历练,包括让他杀人。雪枫记得,那年他不过只有十六岁,在这之前他和无数的野兽搏斗,而这次,爹爹让他杀死一个人。那个名叫子使的中年剑客,只是一个什么也没做却被爹爹利用的替罪羊,他在死前毫不畏惧,而且指着爹爹放声大骂,雪枫敬佩他的勇气,但还是和他比试,看他的血在自己剑上一滴滴落下。一切,都只是自己太胆小,也太害怕失去。他已经失去世间所有的温暖,不能,再失去爹爹,虽然他那么怕他。
  
他不住在尽极奢华的雪公府,而他挚爱的竹园也再不曾去过。他想念那里的竹叶,那里的竹屋,竹屋前的小石桌上总是摆放着爹爹最爱喝的葡萄酒,有时候趁着爹爹和娘不注意,他也会偷偷喝一口······那样的记忆,雪枫不愿再想起了。因此,虽然割舍不下,他却还是固执地没有再回去过。有时候他独自一人走在空旷的原野上,走在清幽的小径,亦或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从梦中醒来,他总是会想,等到有一天,他找到娘和妹妹了,如果有这样一天的话,他压抑了这么多年的感情,他藏匿了这么多年的柔软就会全部喷薄而发。只是在这之前,人们看到的,永远只是那抹黑色的冷酷的影子。
  
  
  
而雪离,她是个幸福许多的丫头,失去那些泼天富贵和权势的同时,风谷里所有人都对她很好,在这个与世隔绝的世界里,一切显得那么祥和而宁静。如果说有奇怪,那么一定只有那个经常出现的雪衣人。
本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
网站地图 加多宝娱乐 华尔街娱乐 德胜国际
太阳城网址多少 申博ag游戏 申博太阳城官方客户端 申博游戏网
恒彩娱乐88 满堂彩官网首页 沙龙娱乐官方网登陆 银河彩票广西快三
海港城 空中城市 芝加哥娱乐 梦幻城
大西洋城 诺亚方舟娱乐 新濠峰娱乐 豪享博娱乐
166PT.COM 538XTD.COM 596ib.com XSB5555.COM XSB798.COM
XSB418.COM 181cw.com XSB598.COM 578psb.com 98jbs.com
18s8.com 062xx.com XSB596.COM S618A.COM XSB828.COM
ib57.com 568PT.COM XSB1111.COM 883XTD.COM XSB34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