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文集】
【作者资料】
共计2705
 
散步与散文是“姐妹”
——带雨的云
  
  《带雨的云八十年感怀短文千篇》
  第946篇 散步与散文是“姐妹”
  自古散文杂文一家,如姐妹。
  偶生这念头,散文和散步也如同“姐妹”。
  《千篇》中不少是受益于散步,悠闲的散步中推敲捉摸,再滴滴答答的敲入键盘。改革开放后知道处处有生活,事事能产生灵感,不限于工农兵,不限于火热的斗争,不限于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
  趴过矿山巷道,农田里栽过稻子,乘过飞行训练的教练机,有创作冲动吗?没有。
  散步给了我灵感。于是耿耿于怀,把散步与散文如同姐妹的念头敲进屏幕。工作忙得火烧火燎的日子革命如火如荼的岁月,哪能闲情逸致的散步,根本不敢这样想,退休的闲适中,大街小巷散步的悠闲,才忽然有了写散文文的念头和冲动。
  激动人心美丽怡人,包括肮脏可恶的,一一收入眼底,随碎步嵌入脑海,才敲进键盘成为文章。
  曾自问“散文是什么?”有说散文是装腔作势。不赞同此说。随遇而得、没话找话而已。“随”,难免矫情,矫情不等于装腔作势,装腔作势是脱离生活的瞎编乱造,用乌有的故事情事蒙人。矫情不过是渲染。比如一池清溪渲染成壮阔恢宏,一丝凉风美成柔风绕月,细流挥洒成江河滔滔,不言语的清溪凉风和明月细流,人性化人格化得有了人情味。
  举三短文为例。第一篇是现实的情景:
  遇几人看猫逮老鼠,鼠战战兢兢腿脚无力的景象触我想起小学逃警报,才到山边,“膏药旗”就在头顶盘旋轰隆轰隆嚣叫,机枪哒哒哒扫射,当时的我的感受就如同被猫玩的老鼠,于是构思《看猫玩老鼠赏心、学猫玩老鼠可恶》,抨击鬼子和坏心眼者。
  第二篇是散步后的幻象:
  一次遇风,回家立阳台望着天空竟生了幻觉,于
  是写了《高楼听风遇杜甫》。把对风雨的冥想与诗人杜甫纠结一起成了故事:朽枝枯叶不喜欢风,禁不起摧残,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发出啪啪飒飒啸叫,落地,碎裂、摧折,联想治安与拆迁执法者的残暴。借晕晕乎乎如梦发挥想象:
  有人肩后拍一巴掌,回头看是着长袍马褂者。
  莫非祖上恼我大好时光闲立,不奋发图强,要申斥我不成?正疑惑,老者开口了:
  “云老,我是唐朝杜甫,晚辈寻你有点事。”
  “啊,杜老前辈,后辈怎称得云老,千万称不得。前辈驾临晚生有失远迎。咦,先生怎知我的名字?”于是聊起天来:“看过你的文章,你还引用我的诗句呢。”“前辈的作品已属中华民族的文化遗产,莫非嗔我侵权,或气我引用不当?”“若介意,明年七月十五烧把纸钱就是,先生的引用也没有不当处。”
  “云老可称不得,你是前辈,千万不能这样称呼。”
  “称得的。”
  “称不得的。”
  “称得的,我享年五十八,你足足大了我二十,咋称不得?况老朽有求于先生。”
  “哎,我无权没钱脸皮薄,还胆小怕事又没三寸不烂之舌,闲来无事临窗赏雨听风。来,喝杯水。再说,你千年前的世外之人哪需帮忙。”“后代需要,唉,怪他们没有出息。其实怪我,交代过后代别读书为官,宁回家务农,一个个当了赤脚板。云老这忙一定要帮!”
  “你说说,如能帮一定竭尽全力。”
  “把一篇诗稿发出去,他们不会使电脑。”
  “《茅屋为秋风所破》吗?已到处都是。”我顺口念了“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伸手打算翻书核实被阻止了。
  “住的是砖瓦水泥房,秋风破不了,是强制开发推倒的。”我心里笑了,这老先生,儿女自有儿女福……杜忽然不见了。内疚啊,赶紧找出原诗改成《屋子非秋风所破》:
  高楼听风梦遇杜甫老,聊他子孙屋被开发掉;
  老人那屋非秋风所破,不是卷去屋顶三重茅。
  老杜子孙房屋特别牢,砖瓦楼房还用水泥浇;
  没起阵阵北风的怒号,是推土机哗啦强推倒。
  有人为了发财强拆了,巍巍军警欺他年纪老;
  铲车轰隆开动屋就没,高高楼房刹那哗啦消。
  第三篇《黑黢黢中听天籁》则是梦造就:
  我发现,如果没有身份约束,人往往会变得肆无忌惮,尤其官员。没人认识的场所说话与在单位大不相同,至于澡堂,赤条条没有身份标志就更可能放荡无拘,如夜晚,如生命的末日。
  因设想,一次午睡竟遭“黑黢黢中听天籁”:
  天空乌黑如石墨,不知过了多少时日,有人饿得气息奄奄。被别人踩了不仅不生气,反而感受到了生命的存在而高兴,闻骂喜滋滋如同听天籁之声,好亲切啊。听……
  高音:“三十三年没遇这样的事。”
  中音:“活了六十六年才遭这一次。”
  低音:“八十八岁了第一次碰到这天塌地陷般的。”
  一有气无力的声音:“谁匀点儿吃的我给一百美元。”“嘿嘿,黄金白银也没用,百两黄金换不来一个窝窝头。”那人有气无力接着说:“多少都可以,我家有的是。”嘿嘿那说:“留着带阴间去,不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吗,贿赂阎王爷安排下辈子再捞。哼,捞那么多有什么用,美金能当饱吗?”
  男声:“谁,挨我那么紧,像是个女人。”
  女声:“是女人,挨近点,把手伸过来,我害怕。”
  男声:“一个女人出来做什么。”
  女声:“没吃的,人挪活树挪死,多条活路。”
  男声:“出来做孤魂野鬼,有丈夫吗?”
  女声:“丈夫气息奄奄,管不着了。我身子骨单薄心跳不已,把手伸来抱抱我。”
  尖嗓子:“暗无天日啊,谁作孽遭报连累大家。”
  粗嗓子:“暗无天日也敢说,影射?”
  尖嗓子:“看见太阳了吗?打啥官腔。”
  一中性嗓子:“别摆了。听口气也不是什么大官,说不定还没有我的警卫员级别高呢。”
  娇滴滴女:“来嘛,你咋畏畏缩缩,是个要饭的。”
  瓮声瓮气男:“我是要饭的,一子儿也给不了。”
  娇滴滴女:“臭嘴,谁要你钱,我还黄花闺女呢。”
  瓮声瓮气男:“黑咕隆咚谁知道,你图什么。”
  娇滴滴女:“互相帮助嘛,生命将要结束,要饭的也行。”
  瓮声瓮气男:“没吃没喝哪来劲,惹上性病划不来。”
  女:“臭嘴,阎王下你油锅。臭要饭的,过了这村可没这店。”
  梦被敲门声惊醒,推销化妆品的。可恶,天籁被搅黄,荒诞被吓跑,众生相表演惊没了。
  不散步哪来灵感,不多听多看,哪有千篇两百余万字,业外人谁敢碰这烫手的山芋,尤其高大全三突出依然阴影笼罩,靠行万里路读万卷书的李白杜甫也束手无策。
  感于古稀年后受益,赞散步,涌泉相报呗。
  
  《带雨的云八十年感怀短文千篇》
  http://cnxhyl.77sbsg.com/dydyabc
  
  
  
 
本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
网站地图 梦幻城娱乐 天王娱乐 金满堂娱乐
菲律宾申博游戏网 沙龙会娱乐官网登入 菲律宾申博娱乐 申博管理网
冠军彩票客户端下载直营网 今天有什么足球赛 优游娱乐平台登陆登入 久赢国际游戏平台直营网
一筒娱乐 名爵国际娱乐 圣保罗娱乐 福布斯娱乐
芝加哥娱乐 仕达屋娱乐 金榜娱乐 克拉克
8QZS.COM 281tt.com 888sbsg.com 868XTD.COM 758sunbet.com
186ib.com 116DC.COM 11sbmsc.com 566BBIN.COM ib54.com
8HNS.COM 977XTD.COM 833TGP.COM 1112126.COM XSB597.COM
4888tyc.com 315ib.com 888sbmsc.com 518jbs.com 518XTD.COM